农业养殖

读张九桓先生的《行路集》

读张九桓先生的《行路集》

发布日期:2019-06-11 点击:

读张九桓先生的《行路集》

      读张九桓先生的《行路集》  方颐家(著)  文学最早的表现形式就是诗歌。 因为我们中国人很早就知道诗歌对我们的精神文化生活有着无可估量的重要意义,所以诗歌这一文学表现形式自始至终地伴随着人民的生活而传承、发扬至今;特别是唐宋时期,诗歌由于审美上的需要,被诗人们用唐诗宋词的特有形式被固定了下来,成为我们中华文明优秀的文化遗产而光照海内外。

  但是由于以唐诗为主流的近体诗在创作上要求很高,所以对创作者的文化修养也就同样地要求很高。 现在因为提倡白话文的原因,国人的文化水平、文学基础普遍偏低,所以虽然写诗歌的人多如牛毛,但是能真正懂得诗歌内在涵义,并能把握诗歌脉络的人却为数极少。   张九桓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外交家兼著名的诗人。

他出生在风光旖旎、山清水秀的广西;美丽的家乡,自然和谐的成长环境,赋予了他创作诗歌的横溢才华。 他天资聪敏,从青少年起就醉心于诗歌的创作,数十年来一直没有间断过,已经有两本诗集付梓出版,一本是《张九桓诗集》,一本是《俯仰集》。 今年年初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行路集》是他的第三本诗集,可见他创作之丰。   大抵不懂装懂、自诩为“诗人”的人所作的诗歌,不外乎刻意雕琢、矫揉造作、无病呻吟。 这种诗歌非常拙劣、低级,根本不符合诗歌创作的宗旨与内在涵义,充其量属于句子而已。

当今诗词界流行的大多数是这类一无可取、泛滥成灾的劣作。

究其原因,都是因为提倡白话文,忽略了古文所造成的,以致于现在的诗人文化底蕴太差。   然而张九桓先生文化底蕴雄厚,古文基础扎实,正所谓“出于其类,拔乎其萃”之才,加上他生活阅历、社会阅历丰富,又见多识广,思想活跃,兢兢业业创作数十年,因此他创作出来的诗歌,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诗歌,并且无论从内容上来讲,还是从形式上来讲,都深切诗歌的宗旨。

  从他诗歌的表现形式上来看,首先其格律自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大体押韵,略讲平仄。

”王国维在《宋元戏曲史·自序》中写道:“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代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 ”明清以降,格律上没有特色,仰成而已。 如今要么是步近体诗的,要么是写散文诗的,要么全不讲格律的,一点都没风格与特色,形不成“一代之文学”。

但是张九桓先生的“大体押韵,略讲平仄”,活泼泼地充满了他的特色,形成了独有的风格。 这是诗歌形式上的一个里程碑,只是还没引起诗学界的注意而已。

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后人之评今日之兴“一代之文学”者,当属张九桓先生欤!  其次,他笔法简洁,文字清秀,十分流畅,而且意境优美。

曾经担任过外交部长的李肇星先生在《行路集》的序中如此说:“九桓写诗词的优势是经多见广,志高务实,而且中文学得好,谙悉唐诗宋词,动笔时又勇于创新,不受旧体音律束缚,只求‘大体押韵,略讲平仄’,而注重养静气、抒真情、求新意。 ”说得非常恰当。

另外,从他诗歌的思想内容上来看,则是谦谦君子,一脉正气,令人肃然起敬。   那么,为什么叫《行路集》呢?据张九桓先生自己说:“我的诗作是在人生道路上行走的吟唱,抒写了对周遭事物的感受和评品,表达了自己的志趣与情怀,所以,我把这本集子取名《行路集》。

”朋友们千万别小看了这句话!这才是真正诗人的话啊!真正的诗人的人生是审美的人生。

经常用审美的眼光去观察事物,然后用诗歌的形式将它表达出来,这样产生出来的诗歌一定是优秀之作,多数为精品,甚至是经典名作。 不言而喻,《行路集》的文学艺术价值是很高的。

  且让我们来欣赏两首张九桓先生的诗吧!  夜宿大龙湖  2010年4月22日  一湖三岛映霞烟,  绿树小楼舟旁闲。   夜阑催成庄子梦,  晓行花径蝶翩翩。

  诗的章法讲究的是起、承、转、合。 这首诗的第一句起句,写的是诗人白天在大龙湖上的所见;第二句承上,依然是写在大龙湖上的所见,是对第一句的补充描绘;第三句转到夜里,记叙做了个梦;第四句连续第三句,点明做了个蝴蝶梦,同时紧贴《夜宿大龙湖》的诗题收合了全诗。

从这首诗中可以看出,张九桓先生写诗的手法相当娴熟、老练,展示了高手的雄厚实力。   真正的诗人一定是憧憬着美好的人生未来,并且向往、追求自由的。

庄子是中华民族逍遥、自由、快乐的一个象征,因此诗人就拿庄子作比喻。 当然,并不是诗人真的梦见了庄周,这是文学创作上的一种表现手法。 大龙湖风景优美,环境幽雅,“霞烟”笼罩,“楼舟”交接。 诗人信步其间,恍若置身仙境,心清如水,名利皆忘,仿佛如庄子梦见自己化成了蝴蝶,不知自己是蝴蝶,还是蝴蝶是自己。 “晓行花径蝶翩翩”,那才是诗人真实的自我,展示了诗人潇洒豁达、自由奔放的高雅情操。

  月下丁香  2012年4月  细叶碎花小径旁,  一身素雅貌不扬。

  风头让与群芳闹,  月下静植播远香。

  看到这首诗,会令人想起陆游的《卜算子·咏梅》那首词。 名家的思想境界,不会因年代的不同而不相通。 诗歌也是一门美学,一定要带有审美的眼光去赏阅,才能充分领略诗人的心灵之美。

大凡平庸的人不能做到这一点,所以他们对诗歌的品尝总是带着许多世俗的观点,而且常常会以小人之心,去度君子之腹。 陆游这首“咏梅”词,其实叙述的是一种对真理与正义抱着始终不渝的信念,但在庸人眼里却变成了孤芳自赏,带着消极的情愫。 然而张九桓先生独具慧眼,充分肯定了陆游的百折不饶的进取精神,所以因景生情,惺惺相惜,才有这首《月下丁香》的产生,真所谓“先圣后圣,其揆一也”是矣。 “细叶碎花小径旁,一身素雅貌不扬”,是诗人的谦虚;“风头让与群芳闹,月下静植播远香”,是诗人的高风。 古人说:“桃李无言,下自成蹊。

”诗人虽然没有自我张扬,但是其真诚的胸怀与高尚的品性,却是无法掩盖住的。   我才疏学浅,不能充分领略张九桓先生诗中高深的涵义与意境。 不过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朋友们在品味了张九桓先生的诗后,无论其雅与不雅,俗与不俗,知与不知,懂与不懂,都能收益无穷。 如果说,身为外交家是张九桓先生事业的成功之处,那么,作为诗人则是张九桓先生生活的成功之处。   2014年3月8日于上海。

本文网址:http://www.quickerscreen.com/ax7908/786831735.html